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>>队伍建设>>辅导员博文

请别对学生下如此黑手

发布时间:2011-05-30 浏览次数:0

作者:边宇璇   学院:物理学院

    最近,蹊跷的事还蛮多的,讲一件让我义愤填膺的,大家来看看,是学生太单纯了,还是社会太险恶了。

    某美容机构,在学校招聘校内兼职一个,该女生则利用课余时间,去每个大一年级的女生宿舍做美容宣传,她宣称,只要交150元钱,去美容院做两次美容,就可能获得在该美容院兼职的机会,据说,推销女孩在宿舍里亲切无比,跟大一女生纷纷以姐妹相称,还热情的呼喊他们的小名,给他们做各种各样的大学建议,于是,急于赚钱的大一孩子们纷纷解囊,缴纳了这150元钱,等这个推销员离开宿舍后,小A和小B商量着来到了该美容院,当他们躺上了美容床,便开始受到“贵宾”一样的待遇,从前台到护理师再到店长、经理,开始轮番给这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推销起产品来。因为我没有在现场,所以不知道推销的具体内容是什么,但猜测一下,无非是你们的皮肤有如此如此严重的问题,到了必须修复的程度,或许是现在办卡是多么多么优惠,套装还可以再省钱之类的。反正,不管过程怎样,最后,小A和小B终究没能抵抗住推销员的轮番轰炸,无奈又勉强地同意了使用美容院的产品。在得知两个女生没有钱的情况下,美容院依然让两人以欠条的形式,签下了这份美容协议。欠款整整600元。

    两个女生回校以后,后悔莫及,可是又不知如何处理,于是就告诉了她的辅导员。果然,美容院讨债人第二天就来到了学校,找到了辅导员,拿着两个学生亲笔写的欠条要求欠债还钱。与他们沟通的过程我是亲自参与的,之所以感觉义愤填膺也是因为这样不顺畅的沟通。美容院来了两个人,一个貌似是成年店员,还有一个竟然是学生,可能是正在兼职。我们与他们积极沟通解决办法,可是从他们那里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答案:“我也是学生,所以你们没理由说学生年轻,没有判断能力,我买不买都能自己决定,他们为什么不能?欠债还钱,别的你们别跟我多说!”当她叉着腰、白着眼,对我们一副不屑和不满时,我真的震惊了,难道,我们的学生当转换了一种社会身份后,也都会是这般冷漠和蛮横的吗?

    像这样以售卖产品为利润的美容院,一般都会在你无法招架的时候迅速让你确认购买与否,然后,马上给你打开据说是为你一个人专门配置的美容产品套装,用他们的说法,产品一经开封,就不能退货、更不能不交钱办卡了,而这样一套产品,用他们的说法,竟然可以用长达两年的时间。那么我想问,如果第一次使用过后,皮肤不适怎么办?皮肤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,恢复了健康,不需要再用了怎么办?皮肤的状况随时在变,如果过段时间,皮肤问题发生了变化又怎么办?我想,美容院的办法会很简单,退钱不可能,只能再无限的加钱买其他的产品了。

    当然,我们的学生也是有问题的。首先,面子比天大、不会拒绝就是最重要的问题,其实,很多个机会他们都可以说“不”,如果在宿舍里说“不”,他们可能能省掉那最初的150元钱,如果他们在店里说“不”,可能就能省下后来的那600元前,可是,他们都没有说,而且,眼睁睁看着美容院开封那些所谓的专属产品,仍然没有说“不”,那么,这样的错误,是不是自己也该得到点教训呢?其次,问题发生的一瞬间,学生解决问题能力的欠缺彰显无疑,他们只会选择逃避责任,求助老师,而不会自己站出来主动维权。12315电话、110报警,最后竟然都是我们给打的,其实想想,为学生代劳这么多事,并不一定是救了他们,如果有下一次呢?如果是别样的骗局呢?又有谁来为他们买单?

    面对这样的事情,愤怒之余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受骗交了150元钱的学生还有不少,可是没人站出来维权;警察局以没有发生冲突为名,拒绝出面;保卫处以学生事务为名,拒绝协调和调查;那么,我们还能怎么办?如果什么事情,都只有让新闻媒体举个微型摄像机偷偷拍下来然后在曝之与公众,事情才能解决,那这样的解决是不是又太过无奈和无助了呢?

社交媒体

    • 心理中心微信

    • 勤助中心微信

    • 优秀辅导员工作室

    • 心理协会微信
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南二环东路20号|邮编:050024|邮箱:xsc@mail.hebtu.edu.cn|版权所有 河北师范大学学生工作部(处)|技术支持:载驰科技